白露er

回忆三十题

邦信。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喷。

1.睡觉时突然听到你的声音
  可是现在再也不会听见了。
  年轻的君主默默想着。

2.餐桌的对门
  “君主,今晚想吃什么?”
  “吃你。✧(≖ ◡ ≖✿)”

3.翻出来的照片
  韩信死后刘邦经常画韩信的画像,可是再也画不出那个人了。

4.只有我们懂的笑话
  “张良面若好女。”
  “噗哈哈哈哈!”

5.说好比邻的房子/坟墓
  君王的陵墓怎么可能和叛了的将军在一起,你在说笑吗。

6.被忘记的愿望
  “愿陛下国泰民安…”
  这才不是真正的愿望
  “我希望…可以和你在一起……不需要永远……”

7.熟悉的电话号码/地址
  听说韩信最后一次去长乐宫是闭着眼睛去的。

8.遥远到无法触及的你。
  或许是生与死,或许是无尽的时空。

9.最怕你孤单
  韩信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夜晚推开他的君主的宫殿的门,只有微弱的烛光和瘦削的背影。

10.少有的沉默
  我死了之后个人的存在被永久的摸去,无论如何转世都无法与你相遇。

11.因为你喜欢所以喜欢
  年轻的宫女们在偷偷聊天。
  “听说皇上最近迷上了收集枪剑?”
  “是啊是啊我上次就看到皇上正在削一把竹子做的刀!”

12.亲吻也没关系
  只要那个人是你

13.想你到哭泣
  那天淮阴的雪静静飘落在刘邦的脸上,雪化之后像两道泪痕。

14.请最后一个告诉我
  原来他不是最后一个知道重言已经死在长乐宫钟室的人。

15.变了的习惯
  君主突然正经起来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再让他耍流氓了。

16.再没人陪伴的默契
  “雏儿。”
  空无一人

17.相视一笑
  在梦里。

18.空了一半的长椅
  君主看着冰冷的龙椅,感觉好像少了什么。
  其实什么也没有少,这把椅子只能有一个人坐。
  孤家寡人。

19.快看,我有一点像你
  “刘老三仓鼠球我哪里像你了。”

20.永远选你
  因为除了你我没有别人可选。

21.替你处理后事
  “厚葬。”

22.在梦里声嘶力竭的叫你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君主又做噩梦了么”
  君主的寝宫中,一道红色的身影漂浮在半空。

23.留下来没法穿的衣服
  张良在某地找到了残破的白龙吟盔甲,把它交给了刘邦。

24.不认识的你的朋友
  飞鸟尽,良弓藏。
  狡兔死,走狗烹。

25.请不要漠视我
  请只看着我好么,只看着我就好。

26.十年之后依旧如此
  君主喊了一声重言,感觉韩信依旧在他身后。

27.只要微笑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悲剧还是发生了。

28.再让我陪你一会
  大概是……来晚了罢……
  刘邦定定的望着在血泊中被竹子贯穿的,他的将军。

29.可以不要说再见么
  “重言……对不起我来迟了……”
  泣不成声。

30.我爱你
  用我的整个生命。





——————————分割线———————————

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搞个中元节贺文……这个挺适合邦信的啊哈哈……【别打我顶锅盖跑路】

玫瑰花的葬礼

ooc严重,配合bgm食用风味更佳。邦信。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扔了把刀子.jpg

  不知是不是巧合,连续两年农历的春节刚好和情人节重叠,甚至都是一模一样的下着小雨。
  刘邦就在这样的清晨醒来,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另一半床铺,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
  他记得,好像昨天和韩信吵架了……于是韩信一气之下去书房睡了……
  于是刘老三一脸纠结的思考如何把媳妇儿哄回来。
  从卧室出来一看,果然书房的门还紧闭着,刘邦收回刚想扣门的爪子,雏儿可是有很大的起床气……万一这么一吵岂不是更哄不回来了。
  想到这里刘老三打了个寒战,赶紧做好留给韩信的早餐,却在阳台上看见了一束枯萎的玫瑰花。
  这是什么时候放的?刘季皱了皱眉,在下楼的时候顺手把它送进了垃圾桶,顺路走进了街角的花店。出乎意料,虽然是春节的前一天,这家花店依然来着门。
  刘邦推开门走进去,对着内间喊了一声“子房”,随即一名淡金色头发的男子走了出来。
  这家花店的老板,张子房正是刘邦的好友。
  “一束玫瑰,老样子。重言又生气了我怎么哄都不肯出来。”刘邦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反正在老友面前也不用拘束,而且,他好像记得自家雏儿挺喜欢玫瑰来着?……今天是情人节,顺便带些巧克力回去吧……
  他在一边想东想西,却没注意到张良在听见“重言”时手重重一顿。刘邦纵然再迟顿,也注意到了他的异样,疑惑地看向他。张良叹了口气。
  “刘邦,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了,重言都……”
  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刘季接过花,好奇地挤进了人群。
  地上是一道显眼的刹车痕迹,还有未干的血迹,还有一个男孩子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原来是一起车祸。
  “听说是一对小情侣啊,吵架了跑了出来,结果……”
    “唉,都快要过年了啊,出了这事。”
  刘邦一手手里拿着那束大红的玫瑰花,一手头疼的按了按眉心,听着路人的议论。
  刘邦看了看手里鲜红的玫瑰,总觉得这颜色似乎有些刺眼。
  算了算了,不管了,重言还在家等着他呢。
  回到家,刘邦看着桌上丝毫未动的早餐,叹了口气,犹豫再三,还是推开了韩信的房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
  重言他…大概是出门了吧。刘邦猜测着。
  可是直到临近午夜,韩信都没有回来。
  刘邦默默地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子速冻饺子,暂且充当晚饭,本该和冷水一起下锅的饺子愣是在他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察觉到水开了之后放进去的。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刘邦又继续发呆了,最后的结果就是那锅饺子变成了汤水和面皮的混合物,他皱着眉毛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着实没了胃口,索性一起扔了出去。转了个身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直接在阳台上坐下,看着外面稀稀拉拉的烟花,听着不甚清晰的鞭炮声。也还是没能在充着淡淡硫磺味的空气中察觉到一丝年味。
  若是重言在家里,定会唠叨个不停,诸如这大冷天的不要喝冷的东西啊,空着肚子不要喝酒啊,等等等等。
  可是重言已经不在了啊。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深深关于你的回忆】
  是了,他也是时候想起来了,重言早就在那年情人节的车祸里离开了。
【没来得及把红色玫瑰递给你】
  那也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天罢,他的手里也拿着同样一束红色玫瑰花。
  “重言!” 
    他还记得他手中的玫瑰是跟血一样的颜色,花瓣散落在血泊里,分不清到底是花染红了血呢,还是血染红了花。
【真的好美丽 那天的烟花雨】
  午夜的钟声缓缓在耳边响起,窗外的烟花在一瞬间都炸开来,天空亮的如同白昼一般。几片雨滴飞进来,打湿了他的脸,烟花的火光照耀下像两行泪。
  “重言,今年的烟花也很好看吧,你说呢?”
    空无一人。